显示移动导航
奇怪的东西|

前十名的寮屋者过着奢华的生活

当我们想到棚户,我们通常想到的是住在木板搭成的棚子里的人,或者是躲在老建筑废墟里的人。但是,偶尔,寮屋者会得到一张通往高端生活的门票,即使只是一小段时间。这里有十倍过着高质量生活的人。

10个逃离无家可归生活的励志故事


10博卡拉顿大厦的收购


2013年12月,一名男子搬进了价值250万美元的豪宅。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而且绝对有吹牛的权利。但在本案中,豪宅被取消赎回权,而搬进来的那个人,“洛基小子”安德烈·巴博萨(Andre“Loki Boy”Barbosa),一开始就从未真正拥有过它。

巴博萨是一个擅自占用者。他接管这座豪宅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试图根据佛罗里达州的逆权占有法(寮屋的权利)要求获得这处房产。对巴博萨来说,这是一场收回空置房产运动的开始,但这只是他自2014年2月被驱逐以来的一个开始。他没能把这栋楼据为己有,但他确实成功地为这场运动争取到了一些动力,因为一旦他的故事公之于众,时效占有的要求就开始堆积起来。[1]

9皮卡迪利大厦在擅自占用者入住后改名为“嬉皮地利”

在嬉皮士文化的鼎盛时期,肮脏、污秽、自由恋爱和流浪在伦敦达到了高潮,几百名长毛大麻烟鬼在皮卡迪利大街144号找到了自己的家。你知道,就是那种每个人都希望有一天能免费住进的,有100个房间的空宅。

作为一场反文化运动,一群嬉皮士(20世纪60年代的正统派,“自由恋爱”类型的嬉皮士)害怕被驱逐,他们以“伦敦街头公社”的名义组织起来,1969年9月占领了官邸三周。这群人建造了一座吊桥,作为入口通道,穿过干燥的尘埃,到达一层的窗户,这是你必须要做的事情,当你设置路障的时候。由于数百名“街头居民”和毒贩占据了这所房子,这所房子赢得了一个流行的名字“嬉皮地利”。[2]


8一个澳洲人是如何成为寮屋业主的


有一天,一位名叫比尔·格托斯的房地产开发商正在街上走着,做着比尔·格托斯的日常工作,这时他在澳大利亚悉尼发现了一所空房子。作为一个理性的人,Gertos做了任何其他房地产开发商都会做的事:他偷了它。

如果他把新租来的房子弄得乱七八糟,就找不到租客,所以他换了锁,把房子修好了。当房子的合法主人发现房子里的东西时,已经太晚了。Gertos申请了所有权。之前的业主并不知道这处房产的存在,因为他们是通过一位已故的亲戚继承的,但在这个时候,Gertos已经向这个项目投入了15万美元,并把它租给了租户,租期长达20年。最终,根据不动产法,他赢得了占有者的权利。我提到过这处房产价值160万美元吗?[3]

7意志坚定的擅自占住者从伦敦的一个大厦跳到另一个


既然你可以住在所有的豪宅里,为什么还要住在一栋里呢?我们猜想,这就是一群伦敦占住者在买下伦敦贝尔格莱维亚区(Belgravia)一处价值1500万英镑、由一位俄罗斯寡头拥有的豪宅后想知道的事情。它不是最长的,只持续了一周,但如果你只是取样的话,那也可以。当他们被踢出这个高端的蹲点时,这群人已经习惯了某些标准,不会接受“不”的回答。

他们从伊顿广场(Eaton Square)的宅邸搬出来才几个小时,就搬进了格罗夫纳花园(Grosvenor Gardens)的一栋七层楼高的豪宅,再走五分钟就到了。他们告诉记者,如果他们被赶出这个地方,他们“只会找到另一个地方”。这就是我所说的“决心”。[4]


6一个擅自占用者在伦敦赢得了一套免费的维多利亚式公寓,但却不能使用楼梯


杰克·布莱克搬进他的家早在2001年,当建筑物仍然是废弃的和别人完全拥有。那主人是兰贝斯理事会。

布莱克本在那里住了十几年,做维修和战斗旷日持久的官司,法律面前赢得的所有权维多利亚持平。但是,由于异常的英国法律,布莱克被拒绝通过楼梯的方式来访问他的新财产的权利。。。八年。垫是值得175,000£($ 225,000个),一个漂亮的一分钱,即使01”杰克无法得到他的前门,当你考虑到他从来没有支付到位。[5]

成为好莱坞明星的十大无家可归的演员

5寮屋目标在切尔西酒吧

在2012年,棚户区接手黑牛,会员制俱乐部认为已经关闭三个月前,通过女性的卫生间窗户爬。这是不是你应该进入一个俱乐部,除非,当然,前提是俱乐部的职位空缺,你是一个棚户区的方式。黑牛寮屋声称他们会只打算停留一小会儿,但由于承租人曾要求对他们的警察,他们改变了主意,决定渡过法庭程序,直至驱逐。因为小的复仇是大家的乐趣。

黑牛并不是第一个俱乐部这个小组接管。他们一直生活在查理巴特勒决定调用黑牛回家。其他的酒吧,如十字键,也收到了棚户区占据。蹲已经禁止在住宅设置由于最近英国的法律,但该法有,允许在商业建筑蹲着,把酒吧到目标中的一个漏洞。根据黑牛的租赁业主,棚户区先后非法重新接上电,浸入酒吧的股票。党的时间,如果你已经接管一家酒吧的唯一时间。[6]


4寮屋叫“耶稣”搬进勃里斯贝克尔的豪宅


A man by the name of Georg Berres, who calls himself “Jesus,” moved into Borris Becker’s mansion back in May of 2018. Berres claimed he didn’t know it was the tennis legend’s residential palace until the German media informed him when they showed up for an interview with the squatter. Borris Becker hadn’t been seen at the mansion in years.

Berres是不是要保持安静关于这个收购无论是。他贴出了Facebook状态说:“新的时间开始了,”他做了分享视频之旅,做了几个新闻采访等等,应有尽有。根据快递,Berres曾住在该地区的几个其他属性。[7]

3.其中最有名的蹲的世界


C-深蹲是世界棚户区居民中享有盛誉。在1989年纽约市的下东侧一所破旧的唐楼,楼梯缺乏和降落,其中公寓由一系列的梯子连接,是由一群棚户区的接管。蹲着的修复建设,包括使朋克演出的场地开在地下室上面的后地板坍塌。C-蹲甚至棚户区居民得到了用它做的时候有一个室内滑板公园。

2002年,棚户区居民开始使他们的C-蹲的合法拥有者的过程中,并将在2015年,C-蹲成为合法居住合作社。这对寮屋一个大步无处不在,一个小步。。。嗯。。。破旧的在纽约市的建筑吗?[8]

2寮屋接管了旧金山豪宅,因为他与泰勒·斯威夫特痴迷


每个人都希望在他们的生活中住在豪宅,以及几个这样的棚户区已经在这些超大的房子露营得到的豪宅生活的味道,但很少有使用这些豪宅的方式来赚钱。

一个人通过耶利米Kaylor的名字搬进在2015年,他一个历史悠久的要塞高地豪宅回来那里住了几个星期,声称“对我来说,我拥有了房子。”思考他所拥有的百万$ 22科什兰家可能就是导致Kaylor相信这是完全冷却至内卖掉画作急功近利。原来,这只是一个奖金。真正的原因男人接手这个特定的豪宅是他的成见与泰勒·斯威夫特谁,他听到的是考虑购买的地方。他被拘捕为侵入和盗窃。而且,如果你想知道,他从来没有成为T-斯威夫特歌友会的会长。[9]

1寮屋转大厦到党的房子,而百万富翁老板是出城的


哪里是在聚会,你问?那么,在今年五月,它是位于澳大利亚悉尼,在五个人接手家里趁主人在香港的业务$ 6千万豪宅。新闻报道说这房子充满了喝酒和吸毒用具,通过卧室和浴室,进出游泳池。一个孤独的坐在奉在一个房间里,可能是用于吸烟“的药物。”

这些擅自占用房屋的人在这栋大厦里住了近三周,用党的术语来说,这是一段“疯狂的旅程”,后来一些管道工出于维护的原因把他们赶了出去。扫兴者。这群人声称认识狗的主人,但当问到他的名字时,他们说错了。当水管工试图给他们拍照时,他们就跑掉了。其中一名男子被逮捕并被指控非法闯入。也就是说,现在可能有四个人在开一个疯狂的派对。[10]

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十次成为英雄(真的)